“中国好人”陈凤云:一声嫂子亲如娘

发表时间:2017-09-13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陈凤云,淮北市濉溪县经济开发区杨楼村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然而,平凡的她身上却有着让人赞叹的美好品质。在杨楼村,村民们一提到她,都会竖起大拇指,由衷地称赞一句:“她这个大嫂当真做得好,确实称得上是长嫂如母。”

和公公一起翻看从前的照片,陈凤云回忆着过去的坎坎坷坷。摄影 记者 梅月

陈凤云给三弟朱三青剪指甲。摄影 记者 梅月

陈凤云无微不至地照料受伤的三弟朱三青。摄影 记者 梅月

  说起陈凤云的事迹,就不能不先提到她丈夫朱长青家里的情况。朱长青的母亲早逝,家中还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而且二弟自幼残疾。陈凤云1983年嫁给朱长青后,就承担起照顾丈夫家人的责任,又做嫂子又做娘地把年幼的弟弟妹妹拉扯成人。在三弟朱三青因意外失明后,她又数十年如一日照顾朱三青,并把朱三青的儿子养大成人。同时,她还要照顾护理上了年纪的公公。陈凤云没有做过惊天动地的业绩,没有一鸣惊人的能力,却有煽人泪下让人不得不佩服的伟大情怀。

  在嫁给朱长青之前,陈凤云就了解到他家里的情况,然而,她并没有把丈夫的家人看成累赘,而是选择用真心和关怀去照顾他们、帮助他们。在过门的当天晚上,陈凤云就麻溜地下了锅面条,还像变魔术一样,在每个人碗底藏了一个从娘家带来的鸡蛋。看着弟妹们把面条吃完,还把碗底舔了个光亮,陈凤云含着泪摸了摸弟弟妹妹的头,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代替素未谋面的婆婆把这四个孩子拉扯大。

  从此以后,还没来得及享受几天婚后甜蜜生活的陈凤云,就开始一门心思为丈夫的弟弟妹妹们操心操劳。“我嫁过来时,最小的弟弟才8岁,公公一个人也力有未逮,丈夫还要工作,我这个嫂子就自然而然地扮演了‘母亲’的角色。”陈凤云说。

  家中人口众多,吃饭问题成了摆在陈凤云面前的第一大难题,虽说公公和丈夫都有些收入,但并不稳定,而在成长阶段的弟弟妹妹们又很需要营养的补充。陈凤云在做好家务之余,还抽时间下地种菜种粮,一方面补贴家用,一方面为弟弟妹妹们改善伙食。二弟朱永青因小儿麻痹症导致残疾,陈凤云更是对他格外关注,全方位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一年又一年,陈凤云总是家中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人,从早到晚,家中都是她忙碌的身影。有时,直到照顾好几个弟弟妹妹的起居,陈凤云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然后草草对付几口了事。

  就这样,披星戴月、任劳任怨,陈凤云将丈夫的弟弟妹妹们先后拉扯长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卸下“长嫂如母”的担子。朱永青身有残疾,之后娶的妻子也是一名残疾人,陈凤云不仅想尽办法东借西凑,为二弟盖起了新房,操办了婚事,还承担起照顾二弟一家人的责任。为了让二弟一家有个固定的生计,陈凤云出钱购买了三轮车,让二弟卖菜挣钱,她自己时常帮着贩菜、卖菜。后来,朱永青有了两个女儿,陈凤云也是一并照顾起来,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疼爱,让她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眼看几个弟妹均已成家立业,丈夫朱长青感慨地对陈凤云说:“以后咱们可以松口气,过自己的生活了。”然而,生活并不总是遂人愿。

  1998年,三弟朱三青在河南打工时,不幸被雷管炸瞎双眼。一开始,朱三青的妻子还在病床前照顾,可当她得知丈夫永久失明后,便丢下不到5岁的儿子一走了之,留给这个残缺不全的家庭的,只有欠医院的几万块钱医药费。

  陈凤云得知弟媳出走后,二话没说,先是凑齐医药费,接着,赶去徐州把三弟接回自己家中贴心照顾。由于双目失明,朱三青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实,情绪很不稳定,时常大吵大闹,还曾离家出走,陈凤云始终没有放弃,仍是耐心照顾。为了让朱三青有个谋生的手艺,陈凤云带着他去学习盲人按摩,可由于朱三青的耳朵听力很差,最终没能学成。“三弟在那次意外后,不仅眼睛瞎了,听力也逐渐下降,健康水平一年不如一年,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四处求医问药,都说三弟是不能恢复到正常人了,我能做的也只有尽心照顾好他们父子,让他们过上安稳的生活。”陈凤云说。

  当时,朱三青的儿子还年幼,为了不让他被家庭的变故所影响,陈凤云每天嘘寒问暖,尽力给他营造家庭的温馨。就这样,陈凤云照顾三弟和他儿子的生活,一晃就是18年。期间,看着朱三青的儿子一天天长大,考虑到孩子以后的居住问题,陈凤云自掏腰包,在自己家附近给朱三青父子购买了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

  虽然陈凤云始终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朱三青,但他的身体状况还是越来越差,今年春节后,朱三青病情突然恶化,住进了医院。“是糖尿病并发症,年二十五住进医院,没过几个礼拜就走了。”陈凤云悲伤地说。为了给三弟治病,陈凤云又是出钱又是出力,花了3万多块钱用于抢救,但还是没能从病魔手中夺回三弟的生命。陈凤云总说,朱三青本是个勤劳能干的小伙,可是命运太捉弄人。朱三青病故后,陈凤云没有多做考虑,就选择将照顾他儿子的担子继续扛下去。“他爸虽然走了,但孩子不能没人管了,18岁的小伙子,很快就要成家立业,我就是借钱,也要把他的事情给操办好。”陈凤云坚定地说。

  如今的陈凤云,也有了自己的儿孙,对于已经不再年轻,且家庭条件并不富裕的她来说,每扛起一个担子,就意味着照顾儿孙的时间要少一些,给予儿孙的物质也要少一些,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个79岁的老公公需要照顾。在陈凤云家里的茶几上,摆放着满满一筐药品,那是陈凤云自己吃的,今年50多岁的她,也被高血压等疾病困扰着。陈凤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但她总说,作为大嫂,她能帮弟弟妹妹们一把,就一定会帮,一定会尽心尽力。陈凤云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嫁给朱长青34年来,她用自己的责任与担当,撑起了一个大家庭,不仅赢得了家庭成员的尊重与爱戴,更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真正是一声嫂子亲如娘,一名好人四方赞。(淮北日报 记者 商祥荣

责任编辑:欧阳子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