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好人娄文英倾心照顾患病婆家二哥被称赞

发表时间:2018-05-24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5月24日上午10时许,随着香味四溢,一盘热气腾腾的辣椒炒鸡蛋出锅。系着围裙的娄文英麻利地清理了炒锅,又倒入油。油热,倒入葱花、生姜沫、蒜片,翻炒两下,土豆丝下锅了。

  中午11时,娄文英已经提着饭盒走进了敬老院的大门。

  “二哥,这两天过得咋样?”将装着菜、馍和小米粥的饭盒放在床头柜上,娄文英转身端脸盆打来水,又用热水瓶里的热水兑的刚刚好,才挤干一把毛巾为躺在床上的二哥擦洗双手,准备吃饭。

  “文英,你恁忙不用总是来看我,我在这一切都好着呢!”躺在床上的刘庆明连声地说。“你要带孙子,还要打工,有时间自个儿也歇歇。”

  “庆彬在外打工回不来,孩子们又都忙……你就爱吃烙馍卷菜,得闲给你做点,解解馋。”衣着朴素的娄文英,笑容也平实地像地头里绽放的小花。

  娄文英,是刘庆明的弟媳妇。在杜集区朔里镇矬楼村朱楼自然村,提起娄文英,没有一个不竖大拇指的。她倾心照顾患病婆家二哥刘庆明的故事,在村里早已传为佳话。

  1984年,娄文英嫁给了矬楼村的刘庆彬。刘家兄弟三个,刘庆彬排行老三。娄文英嫁过来不久,刘庆明的妻子离家出走杳无音信,留下一个女儿。为了不让女儿受委屈,刘庆明一直没有再娶。

  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12月,刘庆明因脑溢血,导致全身瘫痪。公婆也早已去世,刘庆明的女儿还在上初中,自己的丈夫在外打工养家,娄文英就担起了照顾二哥的重任。

  喂饭、喂水,这都是小事,最难的是为刘庆明翻身。刘庆明身体重没知觉,每次她就先把二哥反向侧着推起来,推起一点就用枕头倚好,再推再倚,等完全侧过来后,要拍打按摩后背,再一点点挪动,将尿不湿塞进去、铺平,然后再一点点将他翻过来……

  出院后,刘庆明大便失禁,不注意就会拉到床上。“别弄了,太脏了。”刘庆明实在过意不去。娄文英就爽朗地笑着说:“二哥,说啥呢?咱们都是一家人,为你做这点小事那都是应该的!”有一次,刘庆明五六天不大便,吃药、打“开塞露”都无济于事。到了晚上,娄文英带着手套,一点一点把大便抠出来,然后又为他擦洗干净。

  为了让刘庆明生活得舒适一些,不憋闷,娄文英每天还陪着刘庆明听新闻广播,讲社会上的新鲜事,聊聊乡里之间的小故事,让他的日子过得充实些。

  晚上,她和孩子们一边陪着刘庆明聊天、说笑话,一边为他搓揉按摩全身,直到他睡着。在弟媳妇的精心照顾下,刘庆明身上不仅没生过褥疮,精神容貌也焕然一新。娄文英的行为,也带动了子女,全家五口与二哥共同生活的一年多时间中,孩子们从未嫌弃过他们的二伯,与父母一起承担起照顾伯伯的重担。娄文英常说:“每个人都有生病的时候,都有需要照料的时候,给小辈做个榜样,这不算啥。”

  “多亏了文英,我才能活下来。现在身子好转,我就强烈要求住到敬老院里,这里人多有照应,让文英一家人也喘口气……”今年3月,日渐好转的刘庆明住进了离家不远的敬老院,一来是因为兄弟家的侄子已经结婚生子,弟媳妇又得带孙子,又得照顾自己,实在是忙不过来。二来是现在的敬老院办的贴心,院里的人照顾周到,平日里院里的伙计们聚在一起聊天说笑很是热闹。“文英和孩子们一周要来看我好多趟,送吃的送喝的,生怕我闷着。其实,我现在不仅有家人的惦记,还有敬老院里的照顾,日子过得很是心满意足。”刘庆明感激地说,“有爱我的家人,我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感恩。”

  “时刻保持平常心,知足常乐一身轻”,娄文英笑称,自己就是最普通的农家妇女,说不出啥大道理,只知道过日子要有情有义,要勤俭节约,用之有度。在她的辛勤努力下,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二哥是我的家人,照顾家人是我应该做的。”今年,“心中有爱”的娄文英,当选为“淮北好人”。(淮北日报 记者 徐志勤 通讯员 王倩雯)

责任编辑:欧阳子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