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人周志民:唢呐吹响和谐曲

发表时间:2013-07-26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一个月前,采访周志民的时候,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一个月后的今天,记者再次采访他的时候,他的身份又变成了中国好人。变化的是身份,不变的还是周志民心底那份对唢呐的喜爱。

  再一次见到周志民时,他带领的濉溪县艺术团在濉溪县“乾隆湖”杯戏剧曲艺大赛中获得了戏剧组的二等奖、曲艺组的三等奖。他的开心在记者面前根本就没有掩饰,站在他的面前,记者真真感受到了周志民发自内心的喜悦。

  为生活 专业剧团解散后自谋生

  自幼喜欢唢呐的周志民曾在少年和青年时期有幸拜师,专业学习了唢呐这门传统器乐。也正是这样的机遇,让他这个民间艺人,一跃成为了专业唢呐演奏员。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社会的发展,周志民所在的濉溪县梆剧团因为种种的原因被砍掉了。周志民和众多的团员一样,只能拿着很少的生活费。“那时候,团里能给的生活费很少,我当时就想,不能就这样生活下去,我要让我手中的唢呐成为养活自己的‘武器’”,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周志民和团里的10个人,带着手里的“家伙式”走上了社会。

  “刚开始的时候,哪有这么容易,一下子就这样走上社会,跟其他的民间草台班子一起来竞争,心理还是有个适应的过程的。”周志民告诉记者,一旦第一步迈出去后,往后的路就好走了。毕竟,经济的窘迫就摆在眼前,你不适应社会,就要被淘汰。

  说起这段岁月的时候,周志民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苦涩。十余人在接到红白喜事的“活”后,一般都要在农民家住一夜。“当时,农民自己家的铺盖尚不富裕,怎么会有多余的给我们?”冬天的时候,周志民和他的伙伴们大多数时间都是钻在农家的草垛里十几人挤在一起度过寒夜。八十年代的中期,周志民在淮北山区演出结束后,当地的居民只给了他们十几个人一床被子,无奈之下,周志民和伙伴们只好烤火度过了一夜。日子虽然艰苦,但是周志民没有放弃。大家都咬牙坚持着,“这就是生活,你得努力不是?”也就是那个时期,他还因为唢呐结识了一位忘年交—— — 人称“黑爷”的徐学任。九十年代中期,周志民和伙伴到徐里演出时,认识了五保户徐学仁。徐学仁是个不折不扣的唢呐迷,第一次听到周志民吹的唢呐就被迷上了,演出结束后,徐学仁找到了周志民聊了起来,没有想到这一聊,让两人成了忘年交。

  每逢周志民不忙的时候,徐学仁就带着新鲜的野菜、山芋、花生、李子等应季的蔬菜、水果到周志民家中小住一段时间,两人聊的最多的还是唢呐。2000年左右,老人因为身体原因去世了,两人的忘年交也为此画上了句号。“黑爷是个好人,他第一次听我吹唢呐就听中了,我们之间这种忘年交真是因为唢呐牵的头!”周志民说起徐学仁的时候,还有着深深的怀念。

  多年努力 濉溪县民乐艺术团成立

  小团体刚刚成立时,演出的条件也相当简单,一张方桌,几件器乐,就成了剧团的全部家当。每次演出都是站在方桌旁清唱。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们的团体又顺应时代发展,增加了其他的表演和扩音机。“虽然条件很艰苦,但是,因为当时这样的班子少,我们一个月也能接到将近20家的红白喜事或者过寿。”周志民感慨道,九十年代之前,农民的生活还是很艰苦,一场红白喜事,需要他们演出2天,也就是30元的收入,虽然分到每个人手里的钱不是很多,但是也大大缓解了他们的生活压力。

  九十年代后,周志民就萌发了将唢呐队转化为艺术团的想法。

  1996年,他当选为濉溪县第六届政协委员。在政协会议上,他向政府提案建立濉溪艺术团,之后又以濉溪县戏剧曲艺协会的名义向濉溪县文联提议成立艺术团。经过他多年不懈的努力,2007年9月27日,濉溪县艺术团成立,随后更名为濉溪县民乐艺术团。

  “艺术团的基本班底还是当初我们一起‘闯江湖’的那些老人,后来又招聘了一些人。”周志民介绍道。艺术团成立后就要有演出,为了满足各个年龄段人的需求,除了最基本的曲艺和戏曲外,周志民还增加了很多的综艺类节目,以满足各种场合的演出需要。

  濉溪艺术团成立后,不断与时俱进,根据计划生育、科学发展观等观点创造新的艺术作品。多年来,他们坚持免费送戏下乡200多场,赢得了群众的赞许。2009年,周志民荣获“中国好人”称号。

  挽救失传曲目 成为非遗传人

  事业走上正轨后,周志民开始想抢救、挖掘、保护、传承民间传统唢呐艺术,他自费拜访方圆百余里的民间老艺人,挖掘整理了《八句娃娃》《抱妆台》《朝天子》等即将失传的民间唢呐曲子27首,被收录中国民间音乐安徽卷,《八句娃娃》

  《柳瑶金》等3首曲子入选我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拿天鹅》也是一首老曲子,此曲子演奏起来活灵活现,声音宛似天鹅的鸣叫,但是会吹奏的人却寥寥无几。他听说徐州有一位老艺人会吹《拿天鹅》,便骑车4个多小时,赶了100多里路,到这位90多岁的老艺人家登门拜访。遗憾的是,那位名叫牛正言的老艺人已经失聪,演奏的曲子根本就不成型,想要收集成功十分困难。

  时隔一段时间后,他又打听到萧县白土镇有位叫孟朝太的老艺人也会吹《拿天鹅》,他便骑车前往。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也未能收集成功。 时至今天,让周志民牵挂的《拿天鹅》曲子一直未能收集整理成功,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我一定会把《拿天鹅》曲子收集整理出来,不管有多么困难,我都不会让这么好的唢呐曲目就这样失传。”周志民说,下一步,他就是要整理出来更多的唢呐曲目,让这古老的曲艺不能失传。

  曲艺戏剧作品硕果累累 徒弟学生满天下

  自1971年被县梆剧团录用为专职演奏员以来,周志民认真学习乐理知识,向专业老师请教,刻苦练功,唢呐艺术渐趋成熟。1992年,在安徽省凤阳县“韭山杯”唢呐擂台赛上,经他改编的《打枣》用多种演奏技巧荣获金奖。多年来他深入到农村创作几十首农村反应改革新面貌,如《淮北美》《奔小康》等独奏曲,多次在省、市获奖,两次获     得国家级民族管乐大赛优胜奖。

  周志民创作的唢呐吹打乐《欢庆》根据《淮北琴书》改编创作,欢快时令人心神振奋,抒情时让人回味无穷,不失地方风味,经常在大型晚会以及节日庆典时演奏,深受广大人民喜爱。

  随着周志民的唢呐吹奏技术日益精湛,一些青少年慕名而来,拜师学艺。现今,他门下的弟子已有60多人,学生百余人。名师出高徒,一花引来百花。他的弟子中,有4名已是国家音协会员,弟子蒋影安为国家二级唢呐演员,两人参加国家唢呐考级已拿到最高级别十级,很多人在省、市、县大赛中频频获奖。

  他的弟子中最年长是现年52岁的丁庆华,最小的仅14岁。丁庆华自1977年拜师以来,由于会吹唢呐,参军后一直在艺术团服务,退伍后仍然从事唢呐事业。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周志民的电话响起,一阵高亢的唢呐声在响起,听着周志民的回答,记者猜测应该是预约演出的。对于把手机铃声设定为唢呐声,周志民笑言,那是因为自己太喜欢唢呐了,它已经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了,他的生活早就和那把唢呐联系在一起,每天不听到唢呐声,就像缺点东西。

  对于未来的设想,周志民告诉记者,他将带着他的艺术团把唢呐吹出淮北市,甚至吹出安徽省,要让自己的唢呐越吹越响,越吹越远。(记者 郭照 实习生 武琳琳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张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