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老师周华民:玩转指尖的棕编 传承非遗文化

发表时间:2015-12-01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大公鸡

  周华民展示他的棕编作品

周华民展示新鲜的棕榈叶。

  

可爱的小蜘蛛

  一把棕榈叶,一双巧手,就见棕榈叶在指尖翻转,一会的功夫,一只精巧逼真、栩栩如生的蚂蚱就出现在56岁周华民的手中。

  幼年偷师外公

  周华民是一名老师,教机械制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充满书卷气的男人还有这么一手绝活。在周华民的家中,随处可见活灵活现的蚂蚱、威武的狮王、霸气的龙、栩栩如生的十二生肖……

  周华民的外公师从已故著名棕编艺人易正文,一双巧手能编织出各种款式的棕编。小时候,周华民每次去外公家里,都会静悄悄地站在一旁看外公编织,只见他双手并用,扯、拉、叠、剪、插……不出两三分钟,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动物就出现在眼前。周华民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时常会现场学基础的编法,后来工作后就放下了。上世纪90年代,周华民利用业余时间,又一次玩起了棕编。“很久都没有编过了,我就从基础开始一点一点地摸索,慢慢的就摸索出更多编织手法,编织出来的东西也越来越精致了。”

  编织用的棕榈叶是周华民从湖南、四川购买的。买回家后,这些新鲜的棕榈叶还需要经过蒸、煮、消毒、防腐处理、阴干等十几道工序。烘干过的棕榈叶再来编织,作品可以保存数十年不坏,而翠绿色的是新鲜叶子编成,虽然好看,但“寿命”只有数月时间。

  “其实说棕编作品是一种手工艺术品也不为过。每位棕编艺人制作出来的动物、昆虫种类、形态大同小异,但人的思维和理解都是千差万别的,所以通过不同的手法展现出来的棕编作品都各有各的特色。”在周华民的“动物世界”里,他认为最成功的棕编作品莫过于化“静”为“动”,让作品富有“灵气”,充满“生机”。周华民为使自己的作品形象生动,他经常跑到田间地头去观察动物的外观和形态。有了之前的编织基础,加上自己的勤奋好学。没多久,他就能熟练地编织诸如小鸟、公鸡、蜻蜓、蝴蝶等各种小动物、小昆虫,样样细致精巧,具有极强的民族色彩和艺术观赏价值。

  乐在其中

  出于一腔热情和十足的耐心,这些年周华民的技艺愈发娴熟,平常他细心观察各种动物,一片片普通的棕榈叶,在他丰富的想象力和巧手下,变成了精巧的工艺品。“有时候编出来会感觉不像,也要几经修改。”周华民说,棕编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编一只小昆虫都得用上十余片叶子,为了还原真实的动物造型,周华民还要多次揣摩。就拿蚂蚱的眼睛来说,他试用过很多的东西,但都不是很形象。“一次无意的机会发现做菜用的八角籽很像,就试着用了一下,没想到效果一下子出来了。

  棕编是一项非常耗时、费事的手工活。“棕榈叶编织看起来用材简单,但做起来并不容易,整个制作过程中要结合很多不同的编织技巧,编成一件作品快的两三分钟,慢的则要花一个多礼拜,我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棕编上。”周华民笑着说,要想编织出一件大件作品,首先需要画出草图和立体图,不然编的时候,容易出现比例不协调的现象,就需要返工。“就拿十二生肖里的猴子来说,我就做了很多个,都不是很满意,我就去动物园,在那看了很长时间的猴子,回到家后,又研究了它们的图片,最终才做出了满意的作品。”记者坐在周华民的旁边,只见他手上的棕榈叶上下翻转、反复折叠,不到三分钟,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蚂蚱就出现在眼前。“学棕编,先练编蚂蚱的手法,这是打好棕编基本功的第一关。只有先把基本功练习好了,才能学好棕编技艺。”

  周华民的棕编作品独特之处就是编出的作品可大可小,而且每一个动物造型的比例协调。说着他拿出一只骄傲的大公鸡,“这也是我观察了好久才做成功的一件作品。”只见这只公鸡神气十足,身体比例犹如真正的公鸡,就连鸡爪都编出了一层层的纹理。最令记者吃惊的是,公鸡的翅膀是活动的。“这个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做好后大家都叫好。”

  渐渐地,周华民已经编织出了很多作品,每一件作品都传神、形象。他的棕编作品也跟着他走进了很多淮北的各大中小学,也走进了全国的各大城市,见到的人无不赞叹这门独特的手艺。“目前,我正在积极申请市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周华民说他下一步还计划编出凤凰、孔雀等动物,三羊开泰、八骏图、九龙图等大型作品也在构思中。“我就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棕编,喜欢棕编作品。”(记者 郭照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