濉溪县李家泥塑:艺术生命正在延续

发表时间:2017-07-25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还是在濉溪老城石板街一条小巷深处的那个院子,还是自制的那些工具,还是千揉百锤的那一块块黄泥,只是做泥塑的人变了,但不变的是李家人要将泥塑传承下去的决心。

  7月13日下午,在濉溪县老城石板街的一个小院里,省级非遗项目传承人李正卿老人的工作室里依旧是一片忙碌。虽然老人去世已经4个多月了,但是在他的子女制作的泥塑作品里,依然能看到老人作品的影子。

沉默的泥土,在李建东和李绘娟手里,有了鲜活的生命。摄影 记者 梅月

李建东进行泥塑雕刻。摄影 记者 梅月

在濉溪老街上,李建东进行泥塑操作很有感觉。摄影 记者 梅月

  祖传泥塑

  李正卿的泥塑技艺源自家传。他的祖父和父亲均从事庙塑艺术,不但技艺精湛,而且学徒遍布江淮。耳濡目染加上心灵手巧,一团普普通通的黄泥巴到了李正卿手里,眨眼间便被赋予了灵性和生命。

  上世纪60年代,多才多艺的李正卿进入县文工团,专攻文艺和戏剧创作,因成绩突出,被任命为文工团团长。在这期间,他只能将泥塑当做业余爱好。直到1991年退休后,李正卿才重新开始大量做泥塑。民间泥塑没有样本、没有图纸,也没有固定的模型,造型、神态全在脑子里,手随心动。

  2008年,李正卿的淮北民间泥塑入选淮北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011年,为了泥塑技艺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传承,李正卿把自己家的房子改造成了民间泥塑传习基地,这也是淮北市首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2012年,在第二届安徽民俗文化节上,泥塑应邀参展;2014年,淮北民间泥塑入选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李正卿也成为省级非遗项目的传承人。

  李正卿的工作室里,摆满了饱含他多年心血的数百件作品。其中,有他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创作的系列作品《伟大胜利》,纪念淮海战役胜利64周年创作的系列作品《支前》,还有汇聚抚琴演奏《广陵散》的嵇康、饮酒佯狂的刘伶等人的 《竹林七贤》……件件作品无不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李绘娟做出的泥塑作品夸张一些,具有现代的气息。摄影 记者 梅月

 

李绘娟作品。摄影 记者 梅月

  子承父业

  李正卿老人虽然离开了,李正卿老人的儿子李建东和小女儿李绘娟舍不得父亲的心血,毅然决定要把泥塑好好传承下去。采访当天,51岁的李建东正在自己家的小院里看着父亲做的一件件的泥塑作品。“泥塑是我们家祖传的,从小就看着爷爷、父亲做,我还经常会帮忙打下手。”李建东并没有刻意去学泥塑,可是从小耳染目睹,泥塑的每一道工序,都深深地记在他的脑海里。

  李建东有自己的婚庆公司,可是他的精力注意力几乎都放到了泥塑上。“父亲在世的时候,我也跟着做,我们俩做的作品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李建东说他父亲的泥塑作品还是以传统为主,而他的作品更贴近生活,已经有了现代生活的气息。

  在三大间的工作室里,摆满了李正卿和李建东的泥塑作品,大的有真人大小的庙神,小的有巴掌大小的人物,形形色色的现代人物和各种典故人物,仿佛让人走进了故事中。在工作室的一角,有一个半成品的仕女,那是李正卿老人未完成的作品。“做这件仕女的时候,我父亲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可是他还坚持做,没想到没有做完,父亲就走了。我们也不舍得丢弃,就把它留了下来。”

  在一排书架下,有成包成包堆在一起的泥,这些都是李正卿老人生前留下的。“这些泥都是父亲之前已经做好的,拿出来揉揉就直接能做泥塑了。”除了这些泥外,李建东自己也收集了不少的泥块,“我现在收集泥块,比父亲那时候要轻松一些了,工地这么多,我就骑车去工地转悠,看到能用的,就带回来,打包存储起来,需要的时候再揉制。”

  在工作室里,李建东也有不少的作品,这些作品或跟淮北传统文化有关、或是生活中孩子的千姿百态,生活气息很浓。“我和妹妹已经申请了泥塑传承人和继承人,希望我俩能把家里的泥塑发扬光大。”

李建东作品。摄影 记者 梅月

李建东作品。摄影 记者 梅月

  让泥塑多姿多彩

  跟李建东的传统泥塑不同的是,学习婚庆化妆的李绘娟做出的泥塑更夸张一些,更有艺术性。除此之外,她还到北京自费学习了软陶,让李家的泥塑手法以另一种材质体现出来。

  李绘娟的工作室就在小院里,是一间小小的房间。她的作品风格与父亲、哥哥的作品有着很大的区别,现代艺术气息更浓,夸张的人物造型,栩栩如生的软陶作品,都充分说明,做它们的人有着一颗细腻的、热爱生活的心。

  “我喜欢泥塑也是受家庭影响,真正开始做这个也有3、4年的时间了,每一次完成一件作品,都是一种进步。”李绘娟说,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李家泥塑,她还开设了兴趣班,教孩子们来做泥塑。“孩子们也享受动手制作的过程。”为了与时俱进,今年4月份,李绘娟又去北京学习了软陶制作,把从父亲那学到的泥塑手法融合到软陶中,她做出的软陶作品既形象又有生命力。

  “做泥塑,是从做小动物开始的,熟练后,才能开始做人物,五官、四肢的比例很重要。”多年的化妆经验,让李绘娟对人物的五官比例熟知在心,做出的作品才能传神。“父亲虽然不在了,可是我们还在,我们一定将泥塑好好传承下去。”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李绘娟的一个学生正在工作室里等着上泥塑课,这个高三毕业的学生说,她自从在学校上了一节李正卿老人的课后,就对泥塑产生了兴趣,正好李绘娟开设了泥塑课,她就趁着暑假来认真学习。“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了解泥塑,了解传统文化,让非遗项目能走得更远。”

  传承发扬泥塑技艺

  近年来,为了将淮北民间泥塑这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发扬光大,让这项绵延千年的古老艺术传承下去,我市各级文化部门通过多种方式予以宣传、推介,在我市举办的一些大型活动也多次展示了淮北民间泥塑,周边地区的多所高校和中小学学校也发动师生,定期到传承基地接受李正卿、李建东的教学。

  “市里、县里都很支持我和妹妹的工作,他们也希望我们能把这项省级非遗传承下去。”李建东目前最大的担忧是,老街面临改造,老房子即将拆除,工作室里,百余件的泥塑作品怎么安置是他最头痛的问题。“这里面有很多的作品都是我父亲的遗作,我们一件也不舍得丢,想好好保存下来。”可是令李建东担忧的是,这些泥塑作品往哪放,塑还不像家具,能摞起来堆放,它们只能一件一件单独放,而且还需要空间干燥、通风。“我现在一想这里要拆迁,我就睡不着觉,这不是一件两件,是近百件,我哪找地方放他们。”

  淮北泥塑传承基地依旧每天对外开放,接待前来参观的游客,“很多到老街来的人,都会到我们这来看看,还有些人事特意来的,每次来人,我们都会热情接待。”李建东说,要是遇到有孩子喜欢的,他还会提供泥巴,教孩子做简单的泥塑,“我们现在所做的一起,都是想把泥塑好好地传承下去。”这也是李建东、李绘娟兄妹俩最大的心愿。(淮北日报 记者 郭照)

责任编辑:欧阳子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