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大鼓嫡传艺人曹庭虎坚守文化苦旅传承非遗文化发展

发表时间:2012-11-05    来源:淮北市文明办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说书,俗称“讲古”,大鼓就是其中比较常见的一种曲艺形式。 而淮北市淮北地区的大鼓则融汇了淮北的方言和独特的表演形式,说书者往往不用三弦伴奏,只是大鼓和打板即可。淮北地区唱大鼓,多是在秋冬农闲季节,有的是艺人走村串户演唱,也有的是在逢集、赶庙会的场子上唱。而在“电视网络时代”之前,淮北大鼓在农村深受广大农民群众欢迎。然而,随着文化形式多元化发展,“大鼓”在很多地方已经灭绝了。幸运的是,在淮北,仍有一位说书人在坚守,他就是曹庭虎。曹庭虎就是出没于村头巷尾、茶楼酒肆的民间文人的代表。今年47岁的曹庭虎现任淮北市濉溪县文化馆副馆长,作为淮北大鼓的嫡传艺人,一提起说书,他就打开了话匣子…… 
    40年的清贫与坚守。“门里出身,不学也会三分”,曹庭虎的这句话就交代了他的“家学渊源”,从他父亲曹明臣在解放前就开始说书了,唱大鼓的过去属于“江湖人”,大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而他随着父亲5岁开始学艺,在1971年,曹庭虎9岁登台,时逢文化大革命,受到大时代的影响,那时候的大鼓题材已经从历史演义、武侠、公案之类小说变成“批林斗孔”。农村卖艺的他在经历了13岁父亲去世的变故后,也开始体会到了卖艺的艰辛与坎坷。“与现在的送戏下乡不同,现在听戏听大鼓只是茶余饭后的消遣,而且艺术家哪会为了生计担忧?”曹庭虎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在诉说着民间艺人特有的坚韧与淡然。生活的艰难没有使他放弃这门艺术,13岁那年,还有一个重要的事件就是曹庭虎进入蒙城曲艺队,随师学艺。而使年幼的他更加热爱这门艺术。18岁那年,曹庭虎开始凭着一张嘴一顶大鼓走南闯北。1980年曹庭虎考入蒙城梆剧团。但是这时,由于曲艺队的解散,他在梆剧团表演梆子戏。1988年,调入濉溪梆剧团。虽然曲种变了,谋生的手段也变了,他心中那团炽烈的火却依然灼灼地烧着。虽然不再为生计担忧,但是曹庭虎却一直很愁,他愁的是如果再这样下去,大鼓就要在他的手里没了。事情的转机发生在1995年,安徽电视台录制淮北节目,需要一位会大鼓的民间艺人,多年未登台表演过大鼓的他看到了希望,在完成了让大鼓上电视的心愿后,他告诉自己:“淮北大鼓不能失传!” 
    擦亮濉溪的文化名片。近年来,濉溪县委县政府提出打造“文化强县”,而曹庭虎和他的大鼓就是“文化强县”的名片之一。2004年曹庭虎进入濉溪县文化馆就职。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奉献给大鼓了,2005年,安徽第三届曲艺节,他的大鼓书《悔恨》取得一等奖。在“永远跟党走,共建文明淮北”的主题晚会上,他表演了自己新创作的段子《三老汉畅谈党的好政策》,取得了热烈的反响。在安徽省小戏小品大赛中,他反映农村计划生育题材的小品《借小姨》,获得一等奖。在安徽省第六届曲艺节,他的经典段子《老来难》,一举取得表演类节目一等奖。
    非遗传承人,后继有人。2006年,淮北大鼓进入安徽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又被上报申请第三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媒体的宣传、政府的推动,提高了淮北大鼓和曹庭虎的知名度。而曹庭虎认为,传统大鼓如果要继续发扬光大,需要真正有志于此的人来进行创新和改良。现在的淮北大鼓已经后继有人,曹庭虎开门收徒,濉溪县文化馆声乐专业的李红艳成了他的徒弟,年纪轻轻的她已经创作并表演了《歌唱皖北小江南》、《临涣茶馆》等优秀作品。有了这么优秀的徒弟,曹庭虎了却了又一桩心事。他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走的更轻快了,建党90周年晚会上,曹庭虎又应邀表演了《党的好政策》,且再次斩获一等奖。( 闫肃、文明)

责任编辑:杨 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