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北山愚公”石宗宏:石头缝里“抠”出两万多石坑 十年绿化荒山3000亩

发表时间:2020-09-11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简介: 

  石宗宏,1942年5月出生,淮北市杜集区矿山集街道北山村村民。自2001年从乡村教师岗位退休以来,石宗宏一心投入石质荒山绿化20余年,硬是在石头缝里“抠”出两万个石坑,在荒山上种植树木400余亩,还带领周围群众创造了十余年绿化荒山3000余亩的奇迹,演绎了现代版的“愚公移山”。2008年8月,石宗宏获评“中国好人”。     

  正文: 

石头山上种树,石宗宏已经坚持了近20年。(资料图片)

十余年北山造林结出累累硕果。

  说起石宗宏,臧克家的那句“老牛明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可以说是他晚年生活的最好诠释和注脚。2001年,石宗宏从人民教师岗位上退休,本可以过着含饴弄孙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但他不安于现状,一心要改变家乡面貌,走上了一条“绿一片荒山,造一个世外桃源”的不悔路。 

  淮北的石灰岩山地无土缺水,山坡陡峭,草木难生,历来被列为不宜造林之地。十多年前,山上乱石成堆,杂草丛生,一遇大风,村里就像遭遇“沙尘暴”,人走在路上连眼都睁不开。2001年,光荣退休的石宗宏不顾家人和亲友的反对,承包了200亩荒山,20多年如一日,不管风吹雨打,严寒酷暑,每天凿石垒堰、抠土整穴,修路治水、栽树浇灌,一年四季不间断。 

  当石宗宏栽下第一棵石榴树时,村民们都把他当成“疯子”。这样的山地里不要说种不活树,就是种活了也会被羊吃掉。家人也埋怨石宗宏,放着退休后的清闲日子不过,偏要跑到山上种树,日晒雨淋的受那份罪干嘛?可好脾气的石宗宏变成了一头“犟驴”,拉也拉不回来。每天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他就拿起工具上山;太阳已经落山了,他还在山上忙碌。 

  首要的问题是在哪里种树。山上全是石头,难道要把树种在石头上吗?刚开始,石宗宏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铲除杂草,然后再用镢头把石块挖出来,层层垒起将土层固定住,最后再把树苗栽下。冬天,手裂开了长长的口子,他就用胶布粘住继续干。这么多年下来,石宗宏已记不清用坏了多少镢头。 

  另一个难题是浇水。村里的水源在离老妈山四五里远的地方。没有办法,石宗宏就一担担地往山上挑水。这么多年来,他已记不清用坏了多少扁担。时间长了,教训多了,石宗宏也摸索出了种树的经验。“刨开石头,如果下面有土,就可以种上松树,土薄的地方就不能种。借着连阴天种下的松树,不用浇水也能活。”现在,石宗宏建了一个蓄水池,通过二级提水的方式灌溉树木,方便了许多。 

  从一棵树到一片林。渐渐的,当年仅有零星杂草的老妈山有了点点绿色。家人对石宗宏植树的态度也由反对变成了默许,进而主动帮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二十多年来,他挖下近两万个树穴,栽下了近两万棵树,绿化荒山400余亩。在石宗宏的带动下,北东及紧邻的北西、南山、下圩等山村共绿化荒山3000余亩,昔日光秃秃的荒山变得郁郁葱葱,成为了生态效益可观的绿色“聚宝盆”。 

  如今,在光秃秃的石头山上,数十万棵树已经在春风中吐露新芽。当地林业部门告诉石宗宏,他种活了数万棵树苗,然而朴实的老人自己却笑着说,真不知道到底种过多少棵树。 

  如今的北山在石宗宏和村民们的共同努力下层次井然,山腰间杏树,石榴树林立,山顶周围盖着一片片的墨绿色的松树。果树已经到了盛果期,也为村民们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一年能靠着果树挣好几万呢。”老石笑着说,“就算果树挣不了钱也不是损失,种树还是为了开心,开心最重要。” 

  2018年,淮北市开始实施五级“林长制”,使得每一棵树,每一片林都有了“保护伞”。在“林长制”发力下,淮北市已经完成人工造林超过2万亩,完成省级森林抚育26000余亩。 

  老石最高兴的还是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北山逐渐修起了9个水池,还铺设了1公里长的水管,方便栽树的村民们“层层提水”。 

  但他还是给自己定了个“近景规划”:从今年起,要用三年时间把所有的果树“改造”一遍,全部嫁接上优质品种。为了这个规划,他还专门买了专业书籍,去听专家讲课,“玩儿”得更专业了。     

  “这是我的梦想,人总要有点梦想的。我们有绿水青山了,要用双手让它变成金山银山。”石宗宏说。 

  荒山绿化了,收益高了,环境美了,人心齐了,村民们的文明程度更高了。石宗宏的荒山绿化梦在一步步成为现实。近年来,石宗宏先后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安徽省荒山绿化示范户”“中国好人”“全国最美志愿者”等十多项荣誉称号。(淮北文明网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单雨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