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北最美义务调解员邹文瑞:村里的“和谐使者”

发表时间:2018-06-12    来源:淮北文明网
将本文分享到微博:
[关闭]

坐在村头,老邹(右二)正在义务为村民调解纠纷。图片来源:淮北文明网

村民对老邹的调解工作表示感谢。图片来源:淮北文明网

  2017年7月15日下午4时许,濉溪县铁佛镇邹楼村村民裴成全,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布袋子,找到了晨刊记者部。

  “我就想找你们说说咱村里的老邹,这人实在是太好了!”67岁的裴成全屁股还没沾着板凳,就慌不迭地说道。

  “你看看,这一兜子全是他得的证书。”说着,他从布兜子里一件件往外拿着:“全市社会矛盾化解工作先进个人”“全市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濉溪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积极分子”……大小不一的获奖证书,摊了一桌子。红彤彤的证书,映衬着窗外的艳阳,明亮的晃眼。

  裴成全口中的老邹,今年已经76岁,是村里的义务调解员。前些日子,裴成全的侄媳妇悔婚,是老邹上门调停,退回了32000元的彩礼钱。“送烟不要,请饭不吃,水也没喝一口,我们拿老邹也没辙了。思来想去,才找到晨刊,就是想请记者到村里访访老邹的故事。”

  偶遇

  铁佛镇邹楼村,位于濉溪的西南部,距离县城有35公里。

  邹楼村有两大宝:一棵1700多年的古银杏树,枝叶繁茂,果实累累,矗立在村头,是村民们心中的守护神;再者,就是老邹。老邹名叫邹文瑞,做了39年义务调解员的他,就是村里的“和谐使者”。宅基地、地界边、婆媳间、夫妻间、亲戚邻里间等各类问题引起的矛盾纠纷,他都能给调停化解。

  “到俺村里来的外村人,不是来看银杏树,就是来找老邹调解难事儿,他的名声可响着呢!”2017年7月16日上午9时许,记者辗转来到邹楼村,在村头迎面遇到古银杏树的看护人70岁的王家民。“你们来得还真是巧,他今儿没出村,就在古树下给村里两户调解地界的事呢!”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仰头先看到十多米开外,那棵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再走近些,发现伸展的树冠,笼罩着几位在地上蹲坐着的村民,他们低头凑在一起说些什么。中间一个戴顶凉帽的老人,还在地上比划着。

  听说有人找,老邹抬起头。正是那位戴凉帽的老人。面色红润的他,脸上鲜有皱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稍等会儿,这边的事情马上就好!”老邹站起身,抱歉地笑笑。

  看热闹的村民刘广财,今年80岁。他热情地上前:“这两家就是为了点地边界,闹得不痛快。这不,老邹给说道说道。你们真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

  刘广财还告诉记者,自己家老宅基地引起了纠纷,就是请老邹给调解好的。“他讲究得很,连根烟也不抽俺的。出门帮别人,调解事,都是他自个花钱买烟揣兜里,见了对方慌忙得掏烟敬人家……老邹平时调解事儿,不仅搭上功夫,还得搭上钱。前天下午被人请出村调解事儿,回来一看家里的母猪生了没人照顾,生生压死了两只猪仔。可他连句抱怨的话也没有,是个大好人啊!”

  幸福

  临近中午,热辣的阳光穿越枝叶的缝隙,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圈。没有风,只有蝉在嘶鸣。

  “太热了,家走坐坐!”结束了调解的老邹,用凉帽扇着风儿,招呼着记者。

  老邹是个大家族,加上三个重孙,有22口人。“家里有养猪场,有饲料厂,还有榨油机……孩子孝顺懂事,都很勤快,不愁吃穿,生活很美满。”

  “为啥热心做调解员?这说起来话就长了。”老邹说,邹楼村与百善镇、临涣镇毗邻,有11个自然庄,有1400多户,将近6000人口。邻里、婆媳、夫妻等各种矛盾纠纷不断发生,老邹是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36年前,邻居和村里人因为宅基地发生了矛盾,眼瞅着两户人家召集亲戚门户上的人,要上演“武斗”,老邹坐不住了,挺身而出进行说合。经过三次登门,费了口舌,两家人的矛盾化解了,又能坐在一起打个扑克,拉个闲呱。这让老邹很有成就感。

  于是,一发不可收拾。邹楼村老邹有“说公了事”的本事,被村民们口口相传,连附近村庄的百姓遇到难事都会找上门来。

  这些年,老邹帮人找回过丢失的价值不菲的老烟袋;替人出面调停修路不愿砍树的难题;撮合过夫妻破镜重圆;解开过婆媳间结下的疙瘩;迎着矛盾双方的铁锨、木棍,现场调解;还远赴扬州、南昌、怀远、南京等地,帮助在外打工的村民成功维权……调解完的纠纷,隔个一星期、半个月的,老邹还会进行回访,以确保调解成功率。

  每天早上4点多,老邹准时起床,到离家不远的养猪场喂猪兼打扫卫生。1个多小时的活计干完,才转回家吃早饭。这时就会陆续有人上门,请老邹帮助调解遇到的难事儿。“以前出门调解,是骑辆洋车子;现在出门,骑着电动车,来回路上耍得快。有时每天要调解两三起,特别是麦收、种豆的时节,容易产生矛盾。”

  “为政府分忧,为村民解难。”有村民给老邹送来大红的锦旗。

  “看到村里人都能和睦相处,我心里就高兴,就觉着很幸福!”老邹说着,不大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儿。

  踏实

  “基层调解员们生活在农村,工作在基层一线,处理了大量的民事纠纷,矛盾调解率达97%,调解成功率达95%以上。邹文瑞老人的调解成功率最高,能达到99%!这些基层调解员,就是社会和谐的 ‘稳定器’。”铁佛司法所所长王兆勇感慨地说。

  在乡镇,村级调解员以维护地区稳定,构建和谐,保障人民安居为己任,不断在提高自身素质上下功夫,坚持把群众的事情放在首位,发现矛盾立即着手解决,发现一起,解决一起,为维护农村的稳定和谐作出了积极贡献。年过古稀的老邹,平时特别爱学习,到镇法庭、司法所、派出所,咨询学习相关法律知识,为的是在调解工作中有法可依。

  2015年,老邹还被评为濉溪县最美人民调解员。“这是对我工作实绩的最大肯定和鼓励。”

  除了嘴巴会说理,帮人化解矛盾调解率高,老邹还因为从不吃请、从不收礼,获得了村民们的一致好口碑,还被大家称为“铁齿铜牙”。“为人家调解了这些年,爹就吃过人家一顿饭,还是被骗去的。”老邹的二闺女邹秀玲说。原来,去年秋天的一天午饭时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跑到家里,着急地说:“爷爷,你快到家里去看看。我爸和我妈又打架了,马上就该出人命了!”

  老邹撂下饭碗,就奔出门外。等进了这户人家大门,少年的老妈利索地将大门落了锁。少年的爹热情地将老邹往屋里拉:“别怪啊!前些日子,你调和的俺夫妻俩和好了,就想着咋谢你。想了几天,才想到骗你来,请你吃顿饭!”

  听闺女说起这一段,老邹也乐了:“乡里乡亲,都热情。”

  老邹说,为人办点事,不吃人的不喝人的,图的是心里踏实。

  “能帮人解忧解烦恼,我过得乐呵!”76岁的老邹表示,义务调解员的工作会一直做下去。老邹的幸福,就在路上。(淮北文明网)

责任编辑:单雨萍